文章 剖析李想的造车逻辑 理想汽车第三季度电话会议解读

NLP(蔚来、李想、小鹏)已经在市场中形成一个独特的资本效应梯队,昨日在美股市场中齐齐刷新历史新高。而继小鹏率先发布其上市后的第一份季报后,理想也紧随其后发布其第三季度财报。

与小鹏第一份财报来的“新鲜感”不同,理想显然在电话会议中也显得更为“老陈些”,电话会议的内容也更为“细分化”,让我们一一来做细数。

总营收为 25.1亿元 整体毛利率为 19.8%

2020 年理想汽车第三季度的关键信息点:

  • 总营收为 25.1亿元;
  • 汽车销售额为 24.6 亿元;
  • 整体毛利为 4.97 亿元,较第二季度的 2.60 亿元增长 91.3%,大幅增长;
  • 整体毛利率 19.8%,主要得益于部分零部件采购价格的下降,以及产量提升带来的单车制造成本的下降;
  • 经营性现金流为 9.30 亿元,自由现金流为 7.50 亿元;
  • 现金储备为 189.16 亿元;

对比小鹏的几个关键信息:

  • 总营业收入为 19.990 亿元:P7 的推出很好的补充了小鹏在收入的能力,近乎拉近理想的距离;
  • 汽车销售收入 18.89 亿元;理想在三季度交付辆的提速相比小鹏有较大提升,目前小鹏预计第四季度交付 10000台,理想则预计 11,000 至 12,000 台。
  • 毛利率为 4.6%,相比理想的 19.8% 有较大的差距,增值的越多毛利自然就越多,从目前上看二者在技术研发成本的投入、技术成本、市场竞争中暂时有较大的不同。
  •  现金储备为 199.98 亿元

截至 2020 年 10 月 31 日,理想拥有 41 个零售店,已覆盖 36 个城市,计划于年底达到 50—60 个零售店。

召回事件:影响不大 预计为 1000 万级的成本规模

近日理想汽车宣布将升级球销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以降低车辆出现事故后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落。随后在 6 日下午,理想官方将此次“升级”定义为“召回”,并从 2020 年 11 月 7 日开始,严格按照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要求,对 2020 年 6 月 1 日及之前生产的理想 ONE 实施召回。

此次召回涉及 10469 台理想 ONE,计划 3 个月内完成更换工作。

而此次召回大概花费 1000 万的更换成本,大概占年收入的 0.1%。

而对于召回事件的影响,李想回应道此次召回事件是透明、高效的方式,目前在新车订单上未出现影响,依旧保持增长的势头。

研发投入低:因只投入单一车型 但已集中投入第二代平台

从数据上看,2020 年第三季度理想的研发费用为3.345亿元,较 2020 年第二季度的 2.014 亿元人民币增长 66.1%。这一部分的增长正式理想所开发第二代平台的支持,包括人员的招募等。

李想解释道由于目前理想只有一款车型且只有一款配置,开发上的销量、成本、效率上都有很大优势。但李想也提到将会在第二代平台提升理想整体的研发投入。

 9 月 15 日,理想汽车宣布王凯出任公司首席技术官(CTO),全面负责智能汽车相关技术的研发和量产工作,包括电子电气架构、智能座舱、自动驾驶、平台化开发和 Li OS 实时操作系统等,这也是理想给予外界的“投入研发”的信号。

王凯的加入,理想将从过去的 0 到 1,理想汽车完成了整车、手机 App、售后系统、研发系统和云端的闭环打通。而王凯加入后的将以 1 到 10,将推动整个闭环进入飞轮迭代。

而下一款车 在 2022 年推出时将做到能够预备 L4 级的硬件基础,而 1 到 10 的投入需要大量的资金,王凯也提到将研发人员的薪酬定在高于市场之上,如果有特例还会高出很多把他招进来,目前计划为扩展到 200 人的规模团队,显然第二代平台是理想“砸钱”的方向。

我们看回小鹏。

2020年第三季度小鹏的研究开发费用为 6.354 亿元,几乎要高于理想的一半。而 2019 年的同期小鹏的研发费用为 4.350 亿元,依旧不低,当时是用在 P7 开发上。

第一代增程电动解决方案:无限牌的城市占据所有销量的 60%以上 

面对现如今上海等地升级的限牌政策,是否对理想坚持的增程电动有一定影响?

理想回应道目前已经与各地的政府机构进行沟通,但目前不能预测各地政府会采取怎样的政策。

而理想现如今对限牌政策上不是很敏感,其一是没有限牌的城市已经占据所有销量的 60%以上,影响不大。其二是理想认为目前国家所支持的大方向还是以鼓励多元化的新能源汽车的形式为主,包括纯电动、插电混动、氢能源等,大体上不会呈现“排斥”效应。

理想第二代纯电动解决方案:400KW 快充是造纯电动车的技术门槛

李想提到目前更关注的是第二代纯电动的解决方案,最显著的特征是能够支撑 400KW 的快充,如果技术达到要求就是理想推出纯电动车型的最佳时机。

400KW 的快充相比现在主流的纯电动车充电速度将提升 4 至 5 倍,李想考虑的是用户在补能的时候不需要下车,整个体验和效率基本上和加油接近,而这也就与增程电动带来的便捷性相同。

李想还提到实现 400KW 快充的三个主要技术突破:

  • 超过 800V 的电压平台
  • 500A 国家超快充标准
  • 4C充电倍率以上的电池

李想造车逻辑:用户体验至上、打造品牌认知、借“单一产品”起“燎原之势”

李想认为,未来十年,增程电动特别是在 SUV 等车型上的应用依旧还有很大的优势。但对于增程式,李想对于这套驱动系统的理解逻辑跟大多数人不大一样。

李想认为增程电动不是一个关于新能源大局面下的一个技术解决方案,反而其只是作为服务于用户体验的一种补能方式,这个逻辑上与李想认为的 400KW 快充实现燃油补能效率的效果一样。

李想看中的只是增程电动所带来的便捷性,并认为增程电动是与蔚来的换电站、特斯拉的超充体系相同,这是打造用户体验的首要出行条件。

而选择单一车型单一配置,李想还强调未来 2022 年后每年推一台新车,也将采用这类打法。原因也很简单,通过不同价格区间的车型,将 SUV 车型的优势发挥出来,在单一车型服务用户的基础下打造品牌影响力,达到目前理想 ONE 一样的效果。

最终以单一车型吃透细分化市场的份额,通过单一车型不断提升这个区间的用户体验与产品竞争力,直至覆盖整个市场。

而回过头来看,面对现如今对增程电动的“质疑”,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对于李想而言并不重要了。

而这或许就是李想对于市场质疑增程电动的反击逻辑。

理想 理想ONE

  • 添加表情
  • 添加表情

相关评论共 13 条相关评论

  • 最热
  • 最新
  • 最早

比较关注的是研发成本居然只有小鹏的一半。
这点能否支撑理想保持这一代车型竞争力,以及下一代车型前瞻性。
关于纯电逻辑,我认为只是暂时这样说而已,迟早会反转。
纯电续航能满足90%需求情况下,何必为了剩下10%需求,不选择去做,一定要等下一代充电技术呢?

难道3G4G时代,手机厂商为了等5G就不造车了吗?(当然为了卖车只能这么说)

纯天然无添加: 目前理想的辅助驾驶是三家里面最落后的,如果没有21款车型或者21款车型这方面也没有升级的话,这个局面就要持续到22年下一款车型上市,所以以往的研发成本不会太高。还有自动泊车这些不知道是硬件受限还是算法问题,跟小鹏没发比,感觉就是个半成品。

飞机先生: 其实我觉得研发成本已经在爬升了,相比二季度的话已经大涨了,可以参考去年同期小鹏研发 P7 的费用差距不是很大了,但现在看确实是在下代平台车型发力,迟了点,现代的车型应该只是不断更新升级。 而在纯电逻辑上,确实看起来有点牵强,但还是有一定道理。3G 4G 其实已经解决我们日常的通讯,也就是解决了基础问题,后续 5G 才给了我们更多可能。但是新能源车还真不是,补能这个问题太苦了,蔚来费劲建设的换电、NIO Power 是一个大工程,对于李想来说,可能纯电动做不好补能,就是白扯了。

来去无踪 回复 飞机先生: 现在那么多400V的桩不会白建的,虽然我也觉得800V系统是未来的方向,但是这个涉及的基础设施改造。问题是,400V的桩经过这一轮建设已经遍地开花,电动车提供这种方式可能都已经极大缓解了补能压力,那还有多少动力去推800V呢?看看现在的4G/5G,不能脱离应用场景啊~

ONE没有21改款?

飞机先生: 没有吧?

XCX1571813888 回复 飞机先生: 某人爆料信誓旦旦的说有改款

理想嘉-大D 回复 飞机先生: 哈哈哈哈

理想ONE改款什么时候上

飞机先生: 没有改款把??

首席技术官颜值真的超级给力呀!

飞机先生: 电话会议说了一口流利的英文

2021是L3集体亮相的一年,理想缺席的确有点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