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出行

专访上汽名爵 国内首款出海的插电混动SUV-名爵 eHS

11 月 22 日,2019 广州车展拉开大幕,名爵旗下最新的插电混动 SUV 车型 eHS 正式上市,新车推出三款配置,补贴后的售价为 18.98-21.98 万元。借着该车上市的契机新出行与余德(上汽集团总裁助理、国际业务部总经理,上海汽车国际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俞经民(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朱军(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上汽技术中心副主任,上海捷能汽车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展开了交流和沟通,具体内容如下:


新出行:第一个问题请问余德总,我们知道名爵作为国际品牌,本身在海外有不错的销量。比如说远销北美的名爵 MG T 系列车型,以及 MG B 跑车等等,名爵 ZS 和纯电动名爵 EZS 在海外的销量都很不错,“出海”是供不应求。您请介绍一下名爵品牌当前在全球发展的情况,接下来还有哪些动作来扩大全球战略的布局?

余德先生:名爵这几年在海外,不仅是布局,还是整个的产品在当地的落地,都是一炮打响。名爵是有目的、有节奏地在投放一些市场,不仅去澳新、泰国、印度等右驾市场,下步也会去南非等左驾市场,还有欧洲市场。针对每个市场投放的产品不一样。这展现出了名爵这个百年英国运动汽车品牌的魅力,以及这个品牌所拥有的个性化、速度以及经久耐用。所谓的经久耐用,其实是让你在使用周期当中始终保持一种活力和动力。目前名爵在很多市场发展得都不错,我们的海外总体销量很快会跟国内 MG 名爵的销量差不多。

余德先生(上汽集团总裁助理、国际业务部总经理,上海汽车国际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

随着名爵明后年“出海”节奏的加快,未来名爵会在欧洲市场、澳新市场等一些右驾市场加大力度发力,同时在左驾市场目前也进行了布局,明年也会有一部分数量相当的产品投放市场。对于我们的产品力、营销力以及服务能力,我们还是相当有信心的。为什么我们会对产品充满自信?在所有的市场,我们的售后服务都让我们很有自信,虽然每个市场情况不一样,但不论是续航里程还是使用时间,都是在当地的按照最高标准来实施售后服务,这也是我们自信的一个表现。

新出行:名爵最近在新能源上的动作很多,今年 3 月国内刚上市的纯电动名爵 EZS,7 月至今已经陆续在英国、荷兰、挪威等国家上市,全球销量也很不错,可以说是“纯电 SUV 爆款”。这么短的时间,名爵又新推插电混动 SUV名爵 eHS,同样也是面向全球,这款车有没有可能再成为下一个“全球爆款”?和市场主流新能源产品相比,又有哪些优势?

俞经民先生:今天是“国际余”先生(余德总),在车展的首秀。广州车展我们很重视,他今天在名爵展台登台,参加媒体沟通会,这些都有寓意。还有我们的朱军博士,我心目中的新能源的朱院士,他们两位都是上汽集团的领导,在这里发言,代表着上汽集团对名爵的实力支持,以及上汽集团的战略方向,这是第一层意思。

第二层意思,2011 年我开始筹建集团海外市场,我当时是组长。2014 年杨晓东总是事业部的总经理,现在是我们上汽集团的副总裁、上汽乘用车公司总经理,很有实力,更有决心。MG 全球的发展一定有新动力,全球都有新能源的需求和新能源的产品力、服务力、品牌力,发展的土壤、机遇都是有的。所以,中国制造在海外,我们对“出海”是很有信心的。

我也很纳闷,中国有这么多新能源车,为什么只有我们去了欧洲?因为我们有朱博士。全世界有这么多新能源车标准,据我所知,欧洲标准是最严苛的,对安全的要求是全方位的,对材料的安全和对环保的要求是全方位的,整个欧盟都有很严的标准,不是想去就能去得了欧洲的。“出海”欧洲以后,名爵的表现非常好,比如纯电动名爵 EZS 的海外上市,仅仅短短的几个月,就进入了英国、荷兰、挪威等市场,而且进去就火爆,后续纯电动名爵 EZS 还会出征法国、德国、丹麦、瑞典和比利时等海外市场。所以,大量的车辆交付和订单的获得没有一点虚数,这是实实在在的。

专题影片:《出海》

今天我们的沟通会,有一个重要的主题,那就是“出海”。我们很早以前,就没有说“出口”。“出口”仅仅是产品走出去,而“出海”是一整套的走出去。也就是,从产品到制造、到服务到品牌,“一条龙”体系化地走出去,才是“出海”。比如中国的摩托车的出口和我们说的“出海”,就是两个概念。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秉承着“出海”的强大愿望,也是一步一步地扎实地去做。名爵 eHS 这款“欧洲严选全球品质插电混动 SUV”,在海外一炮打响,对此我充满信心。

朱军先生:名爵 eHS 本身就有点不一样,它既有年轻人喜欢的造型,同时它的品质也很好。我们从国际市场来看,名爵 eHS 的全新 10 速 EDU 二代智能电驱变速箱,它的独特性在哪里呢?第一,国际上有很多车,是用 DCT 技术来做的,DCT 虽然在动力性方面有相对优势,但平顺性就不是特别的好。而名爵 eHS 的二代 EDU,平顺性特别出色,而且这种平顺性是不以牺牲动力性为代价的。它的档位组合很多,传动效率非常之高,总效率高达 94% 以上。动力强劲而且平顺,名爵 eHS 这个特点,欧洲人比较喜欢。名爵 eHS 所用的这个新能源技术是独一无二的、世界领先的。第二,欧洲市场上卖三、四万欧元的插电混动新能源车,纯电续航里程只有 40 公里左右。当然有豪华品牌,纯电续航里程想要追求 100 公里,但做到这个,就要比名爵 eHS 贵好几倍。所以名爵 eHS 有 75 公里的纯电续航里程,在海外市场算是很高的,再加上,诚意的价格,我们应该有机会成为第二个像纯电动名爵 EZS 这样受欢迎的爆款车。

朱军先生(上汽集团副总工程师,上汽技术中心副主任,上海捷能汽车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

新出行:不少企业也在说进入欧洲,但是,真正进入欧洲的很少。我们知道 EZS 在欧洲卖得很好,现在又推出名爵 eHS,都能达到欧洲的标准,为什么我们能达到这个标准?对消费者来说,这些标准的意义在哪里?我们在中国也卖,在欧洲也卖,是不是同样的标准?这些看不见的标准,对中国消费者的意义是什么?

朱军先生:世界上很多标准,中国的标准应该说是法规,而欧洲的标准是准入的门槛。中国对有些地方没有要求,由各个厂家自己发挥,但是在排放方面,中国标准还是比较严格的,在慢慢地向欧洲、向北美等国际标准靠拢。像名爵 eHS 满足的欧标 ECE R100,其中的电磁干扰标准就比中国的标准严苛。
我们追求的不是续航里程有多少,加速有多快,我们追求的是对技术的把控与掌握。我们一直向国际标准靠拢,中国的市场,从消费者的要求来看,我们要考虑我们的标准需不需要高于国标。一个汽车有两三万个零件,不用高标准的话可能就会出大问题,我必须要以很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从最开始做新能源车开始,我们就按照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比如电池标准要达到 UL2580,它是航空级的电池标准,像这样的标准我们必须要满足。

每家企业有每家企业的特点,上汽是把技术放在第一位,技术能够实现了我们再做产品,纯电动名爵 EZS 就是有技术含量的新能源产品,第一我们做到了 0-50km/h 的加速仅需 2.8 秒,这个成绩欧洲消费者很喜欢;第二,一脚踩下去的感觉,汽车反应很快,消费者没有眩晕的感觉,想要达到这样的水平需要很高的技术含量,对扭矩变化的曲线以及精准度要求非常高,快一分嫌快,慢一分嫌慢,这些都是我们上汽的优势。希望带着这些优势,名爵 eHS 到欧洲去之后,将在英国、新加坡等市场能够有很好的表现。

余德先生:“出海”不是简单的出口,我们不是一个贸易商,我们更多的是强调海外经营,并不是简单的说是去卖车。目前我们在一些国家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基地,基地包含市场本土化、人员本土化、服务本土化、响应本土化;上汽集团也有自己的愿景,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的世界著名汽车公司,我们坚定不移地按照这种目标,有系统的、有规划的、有步骤的推进我们的海外战略,成为为消费者提供全方位汽车产品和出行服务的综合提供商。对条件尚不成熟的地方,我们寻找当地最优秀的合作伙伴,只要时机成熟,我们就在那里深耕。针对文化建设和社区建设,我们是拥抱当地的文化。比如,印度的汽车消费跟中国不一样,当地汽车的价格按照 CPI 指数在走,即使已经付了订金,最终在交车时,价格可能跟随着市场升高。我们就把消费者等待拿车过程中产生的费用,转化为对失学女童的赞助,目前赞助了 5 万名印度女童。海外经营并不是简单的经济概念,这是一个社会的政治,我们全方面的融入当地社会,为当地的老百姓创造可以用得起、消费得起、大家喜欢的、能给大家带来便利以及喜悦的汽车产品。

在欧洲,其实欧洲的消费者是比较成熟的,尤其是对电动车的消费。由于欧洲城市不大,他们不是简单的追求续航里程。另外,很多欧洲市民家里都有充电桩。为什么纯电动名爵 EZS 选择从英国、挪威等北欧城市进入欧洲市场?相对来说,这里的消费者对于电动车非常友好,不管是买车也好、用车也好,整个的经济性都是非常友善的。

我们的价格制定是实事求是的,根据每个国家和每个城市的补贴政策不同采用不同的策略。总体来说,我们作为一个绿色环保出行服务的提供商,我们一定要提供让大家能够尽快满足自己的消费愿望的产品。“世界级新能源公民”对于高品质新能源产品有强烈的需求,但是有的品牌产品价格太高,消费者消费不起。我们争取给到消费者合适的价格,他们能够买得起,也能消费得起。虽然每个城市的销售政策不同、消费者喜好不同,但是总体来说,我们的新能源产品还是相当受欢迎的。


新出行:近两年名爵的产品走出国门销往海外,尤其在新能源方面,纯电动名爵 EZS 登陆了英国、荷兰、挪威海外市场并受到欢迎,现在我们的名爵 eHS 也要“出海”,“出海”已经成为了名爵新能源的标签,接下来名爵 eHS 以及其它新能源汽车还要去哪些国家?

余德先生:可能大家都知道,每个国家、每个城市对新能源车基础设施的建设参差不齐,但是,我们的愿景和使命决定了哪里需要我们,我们就去哪里。目前来看,欧洲市场比较成熟,条件比较好,纯电动名爵 EZS 选择进入了欧洲市场。虽然印度的基础设施还不够成熟,但是我们也选择进入。纯电动名爵 EZS 满足 REACH 法规、E-MARK 认证等严苛欧洲标准,有欧洲高品质加持,是一款让人放心的产品。

明年是东京奥运会,同时也有东京车展。从车展一些品牌的动作来看,新能源车在那里基本上是一块空白。我们想把自己的新能源产品在这里展出,无论是从价位,还是服务,我们都想展示出自己开放心态。未来,我们的重点还是围绕城市走,特别是污染大的城市。

俞经民先生:余德总讲到我心里面去了,讲出了愿望,讲出了情感。朱教授现在做新能源开发,是我心目中的院士。余德总是真的做技术的,他做质保的,做过零部件,做过安吉物流,现在是上汽集团总裁助理。余总刚才讲到我心里的情感,为什么我们要把中国人的品牌,或者说 MG 是中国人掌控的、真正的生而全球的品牌,要花这么大的力量去做。一开始做的时候,我们想着海外新兴市场,因为随着燃油车的发展、新能源车的到来,我们发现海外发达市场更有秩序,更有需求,这个机会更大。所以,“出海”不只是一个规划,“出海”背后也要有巨大的实力和长期的战略。实力之外,理念、文化很重要,上汽是国内最强的汽车企业,我们的合资企业和老外打交道有很多年了,“比、学、赶、超”也有很多年了,他们当年也是“出海”。我们也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也是要“出海”。所以,这种理念,这种文化,肯定不是轻易的花点钱就买得到的,就能学得会的,我们是比较骄傲的。

俞经民(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

MG 最近参加 2019 国际汽联赛车世界杯,汽车奥运会,这么多的比赛项目,品牌的车辆、车型都是代表国家队出战,不是代表你个人的俱乐部车队出战,所以叫世界杯、又叫奥运会。名爵 6 XPOWER TCR 是第一次去,时间很紧,特别我们英国赛车手两场比赛,第一天起步失误,刚好是第三位,如果按照第二天比赛,从起步 11 位追到第 4 位这样的表现,如果第一天起步顺利,车子再熟悉点,那可能就是第一位。所以国内的媒体也很给力,持续给我们报道;海外媒体更是这样。本来中国制造,中国人拥有的国际品牌,它就是“有料”的,再加上这次世界杯、奥运会的表现,这个连锁反应十分巨大。其实整个价值链是要建设的,这样整个用户的口碑才能积累成品牌的口碑。

朱军先生从我的角度来讲,进入欧洲,为什么其它品牌不进欧洲。刚才说的除了法规上的东西、左右驾的问题等,实际上有很多东西是非常具有挑战的。比如基础设施,欧洲有那么多国家,几十公里以外就是另一个城市,这个 town(城市)用这家公司的充电系统(charge system),另外一个城市用另外一家。比如在欧洲比较主流的汽车品牌,他们的工程师,他们最大的困惑就是让他们的车在全欧洲都能充上电。一开始告诉我们说不行、到欧洲来必须专门要有一个专门的通讯模块,要两年半时间、要几百万欧元的开发费,所有适应性的标定要他们来做,我们时间上肯定不行。后来我说没办法,我们自己做,这是挑战,我愿意接受。后来我发现太多的充电桩公司了,完全不一样。这个东西实际上是一个万能的翻译器,它能够把所有的充电器特性都读得懂,非常难。所以纯电动名爵 EZS 进入欧洲之前,在欧洲多国展开路试,对所有充电桩进行了一个调研。最近我们跟其它品牌的工程师交流,他说他们大概能保证 70% 的充电桩能充上电,我当时就说我们的纯电动名爵 EZS 基本上能达到 95% 以上,在英国几乎能达到 100%。所以这是第一个挑战,这是需要有核心的能力才能够解决的。

第二个是售后服务体系,这些经销商以前都没有卖过电动车、新能源车,同时零部件不可能一点都不需要维护,但是他们不会做。余德总每次说要到哪里去,我说售后谁来做。售后实际上跟技术是高度相关联的,有些整车厂不是不愿意去,是它的供应商不愿意去,它的电池技术、电子技术是买来的。所以这是技术上的门槛,这也是我们的优势。

余德先生:刚才朱军总说到明年迪拜世博会,明年上汽是代表“国家队”、作为中国馆唯一一家汽车制造公司去参加。所以明年我们会在中东,我们会大量的投放电动车,展示我们中国汽车公司最新的发展。在中东,其实电动车进入这个市场,无论是从基础设施、还是消费者的习惯都是比较有挑战的,因为那里的油便宜。但是,我觉得在迪拜世博会我们代表国家队,我们要为“世界级新能源公民”展现出我们产品的多样性,尤其是在生态环境方面,我们是友好的;第二是服务,我们也有这样的愿景,去支持。

俞经民先生:明年的世博会在迪拜,我们不仅是唯一的汽车的“国家队”,我们基本上是唯一的商品的“国家队”,因为除了我们是商品,其他的基本是不能购买到的,比如高铁、比如航天技术。所以,明年在馆里面展示的应该不叫车了,是最新一代的智能座舱,样式和车有很大的差别,是一个移动空间。


新出行:几位领导都提到了“世界级新能源公民”,名爵是怎么理解这个人群的?名爵 eHS 又是如何满足他们的消费需求的?

俞经民先生:大家肯定会想到这名用户是不是一个环保人士,我想不仅是他对环保的热忱,包括对出行的排放,也有担当。其实新能源车也带来了汽车的很大变化,我也是新能源的车主,因为它这样的动力,这样的安静,而且这个“电”费用还是很优惠的。同时,电动车还会带来整个汽车大的变革。单从车来讲,它的轴距、动力系统等等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背后本身是一个大的产业群。再加上,现在都是电子信息化,从我们第一代的斑马系统智能网联车,到现在可以刷脸启动,明年世博会我们定义下一代的智能座舱,再往前走的话一定是“软件”定义的。

我一直提倡软硬兼施。在“三电”里,有硬件,Hair-pin 绕组电机;其它的很多是软件定义,软件的 BMS 电池管理系统等,这是车辆最大的变化。对应 “世界级新能源公民”,他们对这块的科技也有很强的追求。就像纯电动名爵 EZS 在欧洲,就有大量这样的客户,他们是“世界级新能源公民”,他们享受了环保,享受了电带来的好处,享受了科技的融合和叠加,包括这个车本身原来物理性质上的“快、爽、浪”这些。所以,我个人觉得名爵 eHS 等新能源车进入欧洲,我们还会进一步火爆。


新出行:请问朱军总,前天您说到绿芯的时候说到更安全、更智能、更高效,其中更安全放在首位。据我了解,关于名爵 eHS,上汽还制定了欧标都没有的更严苛的企业标准,比如 360° 柱碰电安全,制定并且去遵守这样的标准,在行业内应该不多,上汽为什么坚持要这么做?

朱军先生:我们是为数不多有国际范的企业,一直在强调安全。谁能百分百确保这个电池的安全?没有一个人敢说,我现在敢说,给我两三年时间,这个电池到我手上会非常可靠,而且不会影响你的使用,这就需要技术。对电动汽车来说,我们现在有两个障碍,第一个障碍是成本,这个是对商业上最大的障碍。技术上,第二个障碍是要更安全,要比传统车更安全。因为你是在聚光灯下,所有的人都在拿着放大镜在看。全球每年烧掉多少传统车,很多很多,但是没有人去报道,但是电动车烧一辆,很多人就会很敏感,报道就会有价值。我们一定会比传统车做得更安全、更高效、更智能。那第一步先做到 TCO,就是 Total Cost of Ownership,在一个生命周期内买车跟用车的成本加起来,跟传统车的成本相当,这个在欧洲已经实现了,所以这么多人愿意去买,也会在中国实现。

第二步,购置成本也会进一步降低,如果发动机回到了一年全球只卖 200 万辆的话,那发动机比电池还要贵,这个是肯定的,所以我们这个优势要慢慢建立起来。但是,这些优势建立的前提是安全,你如果不安全,不会有人买你的车,所以我们软件花的钱比硬件多,这个是看不见的。但是,没有这个东西,你说车的功能安全达到最高标准,这是不可能的,快速地响应市场变化也是不可能的。


新出行:俞经民总称呼余德总是“国际 YU”,余德总有海外的工作经验,俞经民总也有海外工作经验,两位“国际 YU”联手,名爵在全球的表现的确非常亮眼。比如说在今年的 1-10 月份,名爵在全球市场销量已经突破了 20 万辆,同比增长了近 10%,成为增速最快的国际品牌。余德总在之前的访谈中也提到过,“在海外每卖出 3 辆中国车,就有 1 辆是上汽的”。余德总,接下来名爵在海外市场方面还有哪些全球战略会实施?

余德先生:全球战略我们多年前已经制定,现在是在推进这个战略。大家知道,上汽集团这几年,或者说过去 10 多年,尤其是在技术这个层面,包括电动汽车也包括传统车方面,是精心打造的,我们现在还是很自信的,对自己的产品相当的自信。下一步,随着我们的产品不断推出,我们下一步会加快国际化的布局。汽车市场变化很大,但从目前来看,我们制定了两个“三年计划”,第一个三年计划是到 2022 年我们希望能够达到 50 万-60 万的规模。第二个三年计划是打算到 2025 年达到 100 万的规模。


新出行:名爵品牌在 60 年前就已经有混动车了,创造了世界最快的速度纪录,而且这个纪录也有半个世纪左右一直在保持。同样作为一个混动车,今天上市的名爵 eHS,这个车在即将出海,您认为这个车在海外能“混”出一个什么样的天地出来?

俞经民先生:都是混动车,都不是随便混混的,一定要欧洲严选全球品质,而且我们 MG 名爵的海外经营已经到了第三阶段,原先这几年国内的市场带来了 MG 名爵数量、质量的发展,现在渐渐的国内营销也在不断加强,海外的速度会变得更快。可能明年海外和国内销量基本是 1:1 了,后年来看,海外的数量可能要超过国内。中国是 2000 多万辆年产销市场,全球市场的容量现在也就是八九千万辆,曾经破过亿。从原来制造商的角度来说,要服务一体,现在从出行服务供应商的角度来说,从经营产品、经营品牌到为客户经营的角度来做出变化。所以,我觉得产品具备实力,加上战略思考和名爵品牌的历史、文化也提供这样的保驾护航,能够把“出海”做得更好。

今天我们在展台做发布的时候,最后放了一个纪录片,就是我们的“第一个真正内涵的智能工厂”,这个厂从规划到建设,从投入生产到质量保证,一系列操作都是世界级的。世界级水准的关键是背后的数字化,所有质量的准确性,我们可以生产、可以预演。从各方面来看,工厂的生产品质和整个生产管理都符合我们“出海”的要求。我们也很荣幸,名爵 eHS 出海是有质量保证的。

余德先生:刚才讲的 EX181 那款车有两个特点,它是甲醇跟汽油的混动,1957 年达到了 395km/h。到了 1959 年,这一年在速度史上有两件事情非常出名,一件事情是 EX181 这辆车达到 了410.5 公里的时速,马力很足。还有一件事情是有一架 1959 年的飞机,曾经创造了 6.72 马赫(7274 公里/小时)的飞行极速。它是一个舰队飞机,飞行高度 2 万米,也就是从上海飞到纽约 2 个小时,这架飞机还在华盛顿的航空博物馆展览。所以,1959 年在速度史上有两件事情很出名,一个是天上飞的,一个是 MG EX181,路上跑的。


新出行:我们看到名爵进入欧洲市场,必须得达到欧洲标准。尤其是今天上市的“欧洲严选全球品质插电混动 SUV”名爵 eHS,在技术上肯定是做了很多突破,尤其是在新能源、智能驾控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去达到这种高度,这背后的技术投入过程请朱军总简单分享一下。

朱军先生:这过程肯定不是一夜之间的。刚才俞经民说名爵“第一个真正内涵的智能工厂”那么漂亮,这告诉我们一定要有梦想。三年前工厂投建之前,大家都觉得是做梦,一番投入之后,这个梦最终实现了。我的梦更早,我在国外工作多年的经历让我明白,要去跟上汽提建议应该做新能源汽车,当时没有很多人听得懂,但我还是坚持做这个梦。从 08 年我们开始成立捷能公司,当时的梦想就是掌握三电核心技术,当时还没有三电技术,更没有节能补贴。到了今天,实际上仔细来看,我每一步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每一步都是有生命的。这一步走下去,它会继续往下延伸。我们用现在一个时髦的词语叫做“正向研发”。“正向研发”不是说把硬件做出来,而是我要做这个东西需要的能力在哪里?我有吗?我没有的话我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长远的来说我现在要有,现在如果没有,一定要去找。因此,我拜了很多师傅,我也教了很多徒弟。现在最令我骄傲的是,捷能下面 500 多个人,有 400 多个都是研究生毕业、博士生毕业就到了我这里,大概 80% 是硕士以上学历。我的职业是老师,我当了 7 年老师,这点也是跟别人不一样,带来了差异化的竞争优势。还有一个优势:我是老师,我的学生很厉害,我有什么技术困难,他们都会全力支持我。

余德先生:总结一下,朱军教授他有什么?他有 vision(眼界),又有 passion (激情),还有 mission(使命感)。

俞经民先生:MG 品牌 always YOUNG,我觉得“YOUNG”不光是对年轻人,还对于那些拥有年轻心态的人,年轻人可能对感官刺激要求多一点。在 YOUNG 的状态下的人一定是有梦想的,一定要实现梦想。朱军总和我都很 YOUNG,我也很高兴从事名爵的海外工作,以及国内的营销工作。MG 这个品牌一路上也在实现自己的梦想:MG 成为了史上第一个采用 model 的汽车品牌、打破了 43 项世界纪录,尤其是 EX181 跑出了 410.5km/h 的世界纪录,此外,还有 MG Carffe 名爵咖啡、上赛道的 Trophy League 名爵驾控营、名爵的改装文化以及整整 70 年的 MG Live!,它诞生于 1949 年,和我们新中国同龄。今年上半年,我们还把它搬到了上汽国际赛车场,举办了 MG Live!全球最大的车迷派对,名爵车主来参加了聚会,现场相当热闹。不仅是我,王晓秋总、张觉慧总也十分有热情,看到车主游行很激动。说到 MG Live!,包括名爵在 10 月 17 日办的 MG Live!后备箱集市,这一场活动集聚了当红的力量、当红的主播,富有潮流基因,现场潮品好玩。也欢迎大家到我们的上海嘉定安驰路 8 号名爵全球旗舰体验中心来体验新车以及服务。一起拥抱有梦想的未来,拥抱自己的 YOUNG。

最后我们来看下俞经民(上汽乘用车公司副总经理)在名爵 eHS 发布会上的演讲视频

分享到:

评论列表

还有没发现的精选

推荐标签

也许我更懂你

  • 特斯拉
  • 纯电动车
  • 比亚迪
  • 无人驾驶
  • 充电桩
  • 游记
  • 两厢车
  • 三厢车
  • SUV
  • 沙龙
  • 跑车
分享到:
品牌 + 关注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 评论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