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出行

新冠疫情偶遇之一家四口万里纯电自驾新疆游记(一)

开篇之"离题"引文:我希望庆国之法,为生民而立;不因高贵容忍,不因贫穷剥夺;无不白之冤,无强加之罪,遵法如仗剑,破魍魉迷崇,不求神明。我希望庆国之民,有真理可循,知礼义,守仁心;不以钱财论成败,不因权势而屈从。同情弱小,痛恨不平;危难时坚心智,无人处常自省。我希望这世间,再无压迫束缚,凡生于世,都能有活着的权力,有自由的权利,亦有幸福的权力。愿终有一日人人生而平等,在无贵贱之分,守护生命,追求光明……生而平等,人人如龙。
——为何援引《庆余年》碑文之纪念李文亮,想必两者之间关系想必全世界都知道了。可为何我搬入到我游记里?各位看官,且看如下分解。
      种种巧合, 19 年年末上映的《庆余年》,那时候我还没有时间去看这本剧,只是偶尔听到了我家那位和网络上的信息说是本教育片。我当时因工作原因没时间也没当一回事就不看了。而自驾游回来后疫情只能居家,每天闲赋,当看到李文亮去世消息,莫然发现微博里有其观看《庆余年》的记录,好奇就开始追这本剧。可两者有何真正的内在联系呢?一言以蔽之我认为《庆余年》是李文亮成为其“谣言八君子”的推波助澜的内在一种推力。他是英雄,其实亦是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在《庆余年》里,他短暂人生最后阶段的令人哀叹的命运有点像配角小人物滕梓荆。我在想若李文亮医生在天之灵,他也能够惊叹自己可以代号入座吧。在这里就短短的分析两者的相似之处,滕梓荆作为小人物,却有正义,让人感动,而李文亮医生生平亦如此,最终两者因大义而死。冥冥之中有必然。今天草拟本篇章的时候刚好是李文亮头七,而出于某些原因,我这里不便展开此次疫情一些敏感的话题。否则这篇游记应该连个开头都开不起来了。其实说了这么多,《庆余年》总体对观看来说就是一部“爽”剧,而无外乎自驾游过程中亦是一种追求个人最高需求的行动,认识自己和世界,同样是为了“爽”。那闲扯了如此多还是用剧里面范闲的台词匆匆结束怀念,转到正题吧。——“这世界觉得他无关紧要,我不喜欢”,“我想为了这些人,跟这世上的道理斗一斗”......
        此次纯电自驾游,完全是准备了几个月的时间,并非突发奇想,17 年的春节我也开过国产 IEV7S 到过河西走廊——甘肃,而此次自驾游现实往往比剧情更加来地戏剧性,巧合性,突发性。如果我晚一天出发,我就几乎不可能出发,因为 2020 年 1 月 20 日终南山院士才最终在白岩松的采访里说到人传人的。同样是回来那一天是 2020 年 2 月 2 日,晚一天也进不去杭州了。当然,最让人释怀庆幸的是提笔的今天我们一家四口平安,没有问题。主要得益于后期没有到疫区,且拿到了新疆检查站工作人员赠送的一次性医用普通口罩。真的扯得“太远”了些,用力拉回来,本游记后面将以时间轴为主线,记录每天的点滴:
      时间轴—— 2020 年 1 月 19 日晚 19 点至 2020 年 1 月 20 日早 7 点 37 分
      用一句话概括旅行前的准备工作,从 2019 年 10 月中旬有初步思路规划到今天为止已经全部完成。在爸妈家吃完晚饭,道别了十分钟总算出发了,顺便车辆开机后记录了始发时的公里数等信息。按照既定的安排,为了完全躲避苏浙皖临近所有高速的拥堵点,规划了好几十天的绕行方案如下:走杭瑞高速到临安於潜镇,当时为了绕开高速拥堵的地方,其实到了临安青山湖枢纽就出高速走国道了,期间路过临安后有个山村的公交驿站第一次全家去卫生间方便修整了十分钟。驿站工作人员在贴春联,贴完就要下班了。一看时间到了晚上 8 点 10 分左右,赶紧出发吧,可能以后也会路过这里,所以我特意把这个驿站地点在百度地图上收藏。现在事后回忆起来,驿站的工作人员没有人戴口罩,这也不奇怪,到了安徽的省道国道收费站工作人员也是不戴的。一直到临安於潜镇后即刻走省道 208 ,打算一直开到宣桐高速入口,然后再转沪渝高速,为避开宣城这个高速拥堵区域点,到安徽铜陵前一直都是走沪聂线也就是国道 G318 ,期间路过县城或者农村。这一路因为是晚上,跟高速比相对来说开得非常慢,第一次万里自驾,新鲜感十足,没有任何疲劳感觉,时速保持 60 码~ 30 码左右,一直不快,过了午夜后有点累了,这时候还好有老婆一直在旁边盯着,所以几乎没有特别累到眼睛闭上的时候。到了铜陵后去农村野地里解决了内急的问题后一路开到了沪渝高速天门服务区。这个服务区是我直接进入铜陵市区后直接从铜陵的入口上沪渝高速,绕开了铜陵至宣城这段拥堵点。但是还是马失前蹄,稍微拥堵了十分钟,还好距离第一个高速服务区充电站不远,也就十多公里。
       到达充电站的时间为 2020 年 1 月 20 日凌晨 1 点 10 分左右,我开了 6 个小时,但是如果全程走拥堵路线,毫不避讳的话,应该还要花更长的时间到达安徽罗集服务区。充电站位于沪渝高速天门服务区,根据国网充电 APP 的记录和我的截图等数据,我从 1 时 19 分 42 秒开始创建充电订单到 3 时 3 分 16 秒,共计充电时间 1 小时 43 分 38 秒,充电电量 78.23 度,电费合计 30.84 元,表显续航为 596 公里,无服务费。第一次充电前的这段路程开了328公里,出发前剩余电量可行驶里程显示是 562 公里,到达时显示剩余电量可行驶里程是 49 公里,也就是真实续航比表显打了 63.94% 左右,基本省道国道和高速的比例是 3:1 比例吧,没有刻意省电,高速能开到 120 ,绝对不低于 100 ......空调也一直开着 21 度。我这车为了去新疆,都是四轮换了普利司通的进口雪地胎,还加装了车顶行李架,行李(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各类物品)重度满载,光一根充电延长线就重达 30 多斤......
       充电期间没有休息,或者跟广汽车友微信群的车友聊天,或者看下下一步的路线规划安排,但是就是没有查疫情的任何信息,因为确实钟南山院士也没有人传人的确定消息。我现在回忆当时服务区车水马龙,丝毫看不出疫情的任何影响人流量的事情,但是确实能看到有极少数私家车里出来去上卫生间的人戴了口罩,当时并不以为然。现在觉着这些极少数人很有前瞻性啊。因为这时候连钟南山和白岩松都没有在央视连线过。国家卫健委也没有发布正式人传人的新闻。
       充满电后即刻出发,此时已是凌晨 3 点 20 分。我沿着没有任何拥堵的沪渝高速继续向安徽六安罗集服务区开去,不过到黎明4点10多分左右的时候太累,为了安全,就去了一个中途的服务区休息(现在想不起来了),服务区挺大,车虽然多,但是能随便停,一个很大的边角区域的一个逆光角落里,一家四口打着空调睡了大半个小时。我就随便迷糊了一下,也没有把驾驶座放倒。后来睡得不舒服,直接醒了就又马不停蹄出发了。
        到达罗集服务区,时间是早上 7 点 35 分左右。行驶里程是 212 公里,剩余表显续航是 225 公里。出发前剩余电量可行驶里程显示是 596 公里,也就是真实续航比表显打了 57.14% 左右,清醒时基本都是高速 120 码,还有大半个小时的睡觉时间,空调一直没有停机。气温3度左右,我觉得很正常的表现。刚充电 10 分钟不到的时候旁边一辆上海蔚来 ES6 也刚开过来充电。后面又来了一辆国产纯电车,品牌现在忘记了。但是不影响我这边的充电功率。充电到早上 8 点 43 分结束,充了 49.35 度,充电费用 28.18 元,时长一小时 4 分 45 秒。这第一篇章节波澜不惊,毫无悬念,那么接下来的路程可谓天天遇到各种困难,充满了荆棘,也有峰回路转,人情冷暖,各位看官,请看下回吧。(PS:因文章文字内容过多,配文图片在文章后面一个个展示)
1.jpg这是始发时的里程
2.jpg这是到达第一个充电桩的里程信息
3.jpg这是最后一条绕行路线^_^目的地第一个充电桩
4.jpg红色部分我会彻底绕开,这是个探测图
5.jpg这是杭州临安至安徽宣城的绕行图
6.jpg这就是绕开拥堵区域的成品图
7.jpg这是到达第二天目的地的充电桩路线图
分享到:

评论列表

一个字不服来战

推荐标签

也许我更懂你

  • 特斯拉
  • 纯电动车
  • 比亚迪
  • 无人驾驶
  • 充电桩
  • 游记
  • 两厢车
  • 三厢车
  • SUV
  • 沙龙
  • 跑车
分享到:
yanjiem + 关注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 评论框